1659 占豪微观点丨中国该不该上超强粒子对撞机?

占豪微观点丨中国该不该上超强粒子对撞机?

最近,科学界有一个很大的争论波及到了公众舆论领域,那就是中国是不是该斥资千亿建造超大的对撞机。为何这一科学界的争论会波及到公众舆论领域呢?因为这个项目投资太大了,总投资预计将会超过千亿人民币。这么巨大的科技投资已经与公众利益有较大的关系,所以波及到公众领域是肯定的,否则政府不可能就该项目进行简单决策,官方除了听科学界正反观点之外,一定还要听公众舆论的看法,这是当前中国政府执政的一个特色,这一点和西方一切由议员决定也有很大差别。


关于超大对撞机是不是该刷建,以菲尔兹奖获得者、数学家丘成桐和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为代表的一方的观点是主建,认为这是基础科学及高技术研究中具有标志性的重大领域,可以在技术发展和人才引进方面产生巨大效益。


而以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为代表的另一方则持反对意见,认为项目耗时长、费用奇大、是个“无底洞”,且有美国终止建造大对撞机的“前车之鉴”。


有不少战友就问占豪怎么看,个人看法如下:


一、中国科技由应用科学向基础理论科学迈进是大势所趋。


首先,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新中国后我们在应用科学领域发展非常快,但基础科学领域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依然有较大差距,这种差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追得上的,特别是我国在基础科学领域的研究是相对起步较晚的。我国在应用科学领域取得成就固然可喜,但要想真的实现领先,必须在基础科学领域实现理论的突破,只有理论层面上与西方并驾齐驱或超越西方,我们在科学领域才算是追上西方。基于这一点,我们未来加大基础科学研究投资是趋势,是我们未来都该坚持做的。


建超大对撞机的目的,还是要想通过科学的装置来探索微小粒子,通过对微小粒子的研究去探索更高层次的微观世界,从而找到宇宙起源的秘密。从这一点上说,超大对撞机是有很重大的意义的。


二、是不是建、何时建要量力而行。


我们知道,玩这种基础科学研究的国家现在只有欧洲,这是富人的游戏,没钱谁玩得起?美国就曾因为经费不足导致超导超级对撞机计划SSC终止。连美国都玩不起的游戏,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自然是要慎重再慎重的,上千亿的投资不能说拍个脑门就决定了,一定需要科学界、公众进行充分讨论。


在占豪看来,一个如此大的项目,其投资计划、方案、节奏,每个细节该如何控制,通过这种投资又能在什么样的阶段获得怎样的科研成果,这些都需要在项目论证的体系内说清楚的,只有将投资、未来投资收益预期等内容都尽量明确,才能说服大家认可这样的投资。


而站在该不该投的视角,我们不仅仅要看项目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还要看根据我国经济发展的可预期现实,每个阶段的投资对我国的经济负担有多重,这一项目的上马到底会不会严重挤压我国其他项目研究的经费。因为项目投入不是一下子投资千亿,是持续几十年的投资,那么如果这个投资对我国的负担不算很重,这事就可以考虑去做;相反,如果现阶段对中国的负担过重,那么就赢再等等,待经济再发展一下,科技经费更多的时候再择机投建。


因此,个人看法是,如此大的科研项目,我们一方面要无比慎重,要量力而行,不要干超过自己能力的事;另一方面,如果能承受,那么对于这样的基础科研项目就要敢在合适的时候投入,因为这种基础科学研究对中国未来掌握科技话语权意义重大。


科技随着门槛越来越高,实际上已经越来越是少数国家才能玩的“游戏”,这也意味着未来世界话语权的竞争其实主要就是在为数不多的富国之间展开。中国现在人均虽然还谈不上富,但中国总体量大、中国的举国体制厉害,所以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有机会超越西方,其它国家按照世纪的周期计算可能性也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