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0 占豪原创丨特朗普为什么最怕中国这两招?

占豪原创丨特朗普为什么最怕中国这两招?

针对中美贸易战,占豪写的文章加在一起应该不下50万字了,不少战友希望编成书好系统阅读,可以完整地把中美贸易战整个过程尽收眼底,不错过一个细节。要把微信文章成书,还是需要花点功夫,因为要成书肯定内容上要做调整,有些地方需要增加新闻内容以让信息更明了,有些地方需要进行精简以提升阅读效率。不过,现在看,贸易战还要继续打,书还可以继续多花些时间去编排。


昨天头条文章《原创丨和特朗普的生死较量,要抓其4大根性慢慢折磨他!》(点击查阅)获很多战友叫好,这其中除应对特朗普策略很明确且有针对性外(很多策略我们现在也是那么做的),其中第三条“打击其政绩根性”内容较为丰富。这其中的观点,是占豪之前已经揣摩了一些时间的观点。不过,由于昨天文章是站在美国视角和中国应对美国来谈这个问题的,所以还没有完全说得立体清晰,所以今天就专门来探讨挖掘一下,供战友们参考。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我们要理清相关逻辑,有必要搞清楚中国五大优势:


一、巨大的人口基数带来的发展红利。


人口是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强大潜力、韧劲的核心,如果没有10亿以上的人口,中国没有任何超过美国的机会,面对美国今天的打击我们也根本承受不住。人口,给了我们巨大的人口红利,给了我们巨大的人才基数,给了我们巨大的市场潜力······


改革开放前30年,我国将人口积累到了10亿级别,这是我们改革开放后动力的源泉。改革开放后一直的今天,我们都一直受益于人口红利,未来还将受益于人口红利。金灿荣老师说,我们接下来还有10年的工程师红利,这一点占豪很认同。当然,工程师红利本质上还是人口红利。


不过,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中国接下来最大的红利是“消费红利”,即基于我国14亿人口的巨大单一消费市场红利。中国市场已是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但由于我国整体消费水平还处于较低,我国人均GDP还不足一万美元,这决定了中国市场消费潜力巨大。


二、全工业链和强大的制造能力优势。


当今世界,只有中国一个国家的工业链是完整的。不仅如此,中国的制造业产能已独霸全球,这种能力决定了中国不但可以满足自己国家的工业制造需求,可以大规模向海外进行工业品输出。


三、中国的地缘位置优势。


中国的地缘位置非常好。一方面,中国地处欧亚大陆的东方且占据了东方大部分陆地,有非常长的海岸线,这意味着中国沿海地区可以通过海运连接世界;另一方面,中国又是大陆国家,可以通过陆路贯通亚欧非三大洲。看地图,通过海运、陆运我们可以实现与欧亚非三个大陆的经济进一步融合。其实,这也是我们国家历史上之所以形成“一带一路”贸易历史,今天有“一带一路”倡议战略基础的原因所在。


这个地缘位置,就当今的世界格局而言,要比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的美国好得多。而在欧亚大陆,欧盟是一盘散沙,俄罗斯是经济疲弱,只有中国有能力整合欧亚大陆乃至非洲。


四、中国对全球经贸的影响力及进一步提升的潜力。


对全球经贸的影响力主要靠两大要素:一是市场规模,二是工业能力。这两个要素,中国现在都是世界最强的,所以当今世界中国在经贸领域世界影响力最大,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政府要改变WTO规则的根本原因。不仅如此,中国的市场潜力非常巨大,中国的工业能力依然有很大的产业升级空间,这才是让美国焦虑不安并一定要遏制的原因。


五、中国模式的成功对全球新兴国家的吸引力优势,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给相关国家带来的期待。


近代以来,西方国家逐渐统治了世界,二战之后才有了东西方分庭抗礼下的冷战。冷战结束后,世界被比喻为“历史的终结”,意思是世界将终结于西方模式。由于美国为首西方过于强大,所以自苏联解体之后全世界也认为不走西方之路就没有出路,于是我们看到东方阵营直接崩溃了,很多国家都改弦易辙接受了所谓的西方民主。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二十多年过去了,美国不但满世界穷兵黩武,自己内部引爆全球金融危机,那些效仿西方的国家也基本都没落什么好,所以现在连创造所谓“历史终结论”的福山都承认自己错了。


在这种背景下,有一个国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是在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表现依然非常抢眼。中国的成功,实际上给了其他国家信心,即西方模式原来不是“历史的终结”,中国模式也可以成功。如此,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的吸引力非常大。


而就在这个时候,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并且分别又提出了“亚洲命运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帮助落后国家一起发展,这更让那些落后的国家看到了未来和希望。


上述五点,结合当前的世界局势,就给了中国两个战略选择:


一、扩大内需市场,以内需经济来推动我国经济持续发展。


过去些年我国一直在扩大内需市场,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整体进行得是不错的,现在我国消费已经占GDP增长的七成以上了。但是,由于2016年以来的一轮房价大幅上涨,使得中国的内需动力实际上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当然,哪怕如此,我国内需整体依然增长很快。


但是,在现阶段,我们需要更加强劲的内需,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挖掘我国消费的潜力,这也正是昨天文章《原创丨和特朗普的生死较量,要抓其4大根性慢慢折磨他!》中的建议的由来。


我们过去为了利用西方市场的需求刺激我国工业产能的增加以及为了提高就业,会大力向出口企业进行出口退税以使得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取得更大的优势。事实也的确如此,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我国的经济发展在外需的带动下高速发展。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西方市场其实需求已经遇到严重瓶颈,我们前些年转向内需是非常正确的。


那么,既然当时我们针对外需都可以进行补贴以刺激产能发展,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针对内需也进行补贴以保证我国产能的有效消化呢?在内需消费方面补贴,必须向大众需求补贴,所以像生活改善、生活品质提升类的补贴就很有价值。针对消费补贴,意味着消费才能获得补贴,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补贴大幅刺激消费,从而提升内需的动力。这个逻辑,和曾经的加点下乡补贴有点类似。


通过扩大内需,我国经济增长了,同时原本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产能被国内消化了,如此意味着中国经济向好、CPI保持稳健低位,而美国经济则会因为中国商品输入减少而受负面影响,相反通胀压力会增大,经济增长会下降。到那时,美国资本向海外输出能力减弱,对我人民币加快国际化进程也是有利的。


基于此,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主张针对内需采取一些措施,而且应该是针对性强一些的措施,就很对广大老百姓的一些需求来进行刺激。


二、用我国在欧美国家的资产来扩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需求,并与我国制造业对接。


我国海外资产过去主要放在欧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市场,购买了大量的美国国债。过去,我们这么做是非常好的,因为这么做会让我们出口创造的外汇保值增值,相比不稳定的新兴市场,发达国家市场当然更好。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相比欧美发达国家的市场衰落,真正的发展机会在发展中国家。但是,这些国家普遍基础设施落后,其市场潜力根本没办法释放。直白说,就是这些地区的需求并未真正融入到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之中,我们需要通过打造其基础设施来激发他们的需求。


这些国家没钱怎么办?此时,我们海外的那些资产就派上用场了。我们完全可以把放在美国的一些资产卖掉,然后以这些国家的资产或资产收益权为抵押,把钱贷款给他们。然后,再通过协议让他们购买中国的工业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如此,我们首先就能从他们的基础设施建设中获利,其次我们能从那些资产的未来经营中获利,其三因为基础设施改善而带动的当地需求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工业品满足。这么一来,包括我们贷款的本金利息,我们至少可以从中获得四重利。


我们持有欧美的债券资产少了,持有新兴市场的固定资产多了,或者拥有新兴市场的债权多了,这都使得我国资产在全球范围内分配得更加合理,我国经济的影响力也会更强。


当然,这么一来,欧美发达国家市场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和中国一起投入到“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中,二是努力开发这些新兴市场的需求。只有这两种方式,他们才能从中获利。因此,只要中国如此推动成势,不怕他们不参与。


通过这种调配,实际上我们是通过资产和资源的梳理来让经济的“气血”运行得更顺畅,这两招对中国来说当然就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有了这两个流畅的经济气血循环,我们发行货币是基于这两个需要来发,那么就能把内外经济循环推动得更加健康和顺畅。


当然,如果中国用这两招,特朗普政府是会感觉到非常疼的。原因很简单,如此特朗普政府不但遏制中国困难,由于中国商品输送到美国的数量减少,这意味着美国商品的供给减少,当然美国接下来就会面临通胀压力。通胀压力又会让美国陷入降息的徘徊。降息遇到麻烦,降息遇到麻烦美国向全球释放货币的能力就会减弱。说得直白一点,美国金融向全球实业的信用传导机制就会降低,而中国金融体系向全球实体经济的信用传导机制就会提升。


事实上,这两招打下去,招招都是打在特朗普政府真正的痛处,而且招招都会对我们更有利。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和美国在一个节奏上打,让美国总是感觉到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并且越打自己越无力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