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占豪原创丨人民币入SDR有巨大金融风险?!请看利害逻辑······

占豪原创丨人民币入SDR有巨大金融风险?!请看利害逻辑······

人民币纳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成为五大篮子货币之一。对此,舆论整体呈现欢呼状态,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则自我贴金地称这不过是“奖励的小红花”(标准的自我贴金,实质上美是在中欧和IMF推动下无力阻挡,最终和中国进行利益交易,这事说起来中美是买卖关系,哪谈得上谁奖励谁?),占豪昨天文章《原创丨欧美为何支持人民币纳入SDR?进入后对中国有哪些好处?》对此进行了深入解读。


另外,舆论上也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该观点认为,人民币纳入SDR,外国金融攻击中国的条件已经成熟,未来中国经济将遭受西方的洗劫,中国经济危险······


那么,人民币被纳入到SDR的货币篮子与国家之间的金融战有关系吗?有什么样的逻辑关系?其利害又是什么?人民币利率、汇率为何要市场化?未来是否会有国家对中国发动金融攻击?这一系类问题,我们在下面进行阐释。


金融货币战与人民币是否纳入SDR没有直接联系


昨天文章《原创丨欧美为何支持人民币纳入SDR?进入后对中国有哪些好处?》我们论述过,人民币被纳入SDR是中国实力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必然会发生的结果;人民币是否纳入SDR,不决定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纳入SDR只是一种形式,对人民币和中国金融体系本身影响有限,但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有好处。因此,金融货币战与人民币是否纳入到SDR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中国是现在经济实力已经足够强大,金融货币市场已经足够开放,再加上将人民币纳入SDR有利于IMF和欧盟经济的发展,IMF才将人民币纳入到了SDR篮子货币当中。


至于中国金融货币市场足够开放,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相关开放和改革并不是为了加入SDR,加入SDR只是金融改革和开放所产生的副产品而已。所以,金融货币战与人民币是否纳入SDR,两者不存在直接的逻辑关系,将这两个问题直接联系在一起不合适也不恰当。


事实上,所谓的加入SDR中国金融体系将面临巨大风险之说,改成中国金融货币和投资市场的改革开放,利率、汇率的市场化以及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给境外势力金融攻击中国提供了技术上的条件和可能。相关观点应该指的是这一点,而非所谓的人民币被纳入SDR的货币篮子。


境外势力如何利用利率和汇率进行攻击?战友们可再参考前面占豪的两篇文章《原创丨中国利率市场化,背后是货币战能力的飞跃!》和《原创丨央行放大招,不仅仅是QE中国版,而是金融革命!》,这两篇文章把其中逻辑阐释得非常浅显易懂,这里就不再花时间进行赘述。


那么,既然利率和汇率市场化关乎到中国金融和投资安全,为何我们还是要走向开放呢?


人民币利率、汇率市场化,金融投资开放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需要


事实上,认为利率、汇率市场化以及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给中国经济和金融带来了风险,中国马上就要经历一场金融浩劫这样的观点,如果你问他们对策,他们马上会说金融应该封闭起来以保证安全。这种思维,其实和明清时期的禁海、闭关锁国并无本质区别。一个国家的强大,靠封闭是不可能的,19世纪不可以,21世纪的今天更不可以。


强国一定是开放的,要走向强大也必须开放和包容,这是很浅显的道理,无论国家还是个人都是如此。当然,我国作为正在复兴还未成为最强大国家的情况下,在进行事关国家安全的金融领域改革开放时,要把握好节奏和火候。事实上,我国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30多年,走到今天都是一步步地地走来的,并非直接全面开放。在占豪看来,当前人民币的利率、汇率到了必须市场化,金融投资市场到了必须开放的发展阶段,原因有四:


一、中国经济体已足够大,到了必须对外输出货币的时候了。


中国经济已经足够大,IMF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超美国成世界第一,按汇率计算也已是世界第二,超排名第三的日本一倍。如此大的经济体,货币的市场占有率却低得可怜,这显然与中国的经济地位不符,人民币需要走出去。


事实上,就现阶段而言,如果人民币再不走出去,我国经济发展将难以形成长期可持续的发展趋势,中国将面临巨大的发展瓶颈。对当前的中国来说,不但货币要走出去,国家战略也要走出去,“一带一路”战略即是在此大背景下推出的。就战略层面而言,“一带一路”战略与金融领域的改革开放,两者是相辅相成和互相促进的统一体。


二、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需要人民币走出去的同时再把境外资本引进来。


可能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中国的可持续发展需要人民币走出去,需要金融投资市场的开放呢?人民币走出去,不但可以收铸币税,还能帮助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这样中国即可调动世界范围的各种经济资源为自己的经济发展服务,中国可以通过吞吐资源和商品,来获得更多的经济收益。


中国资本除了需要走出去,还需要将外部资本引进来为我所用,这就需要中国的金融投资市场足够开放。事实上,如果汇率、利率不是市场化的,人民币的供求就没办法根据经济的发展需要去调节,如此复杂的经济系统,任何人都无法靠计划去度量货币需求量,必须用市场来引导,而人则需要根据市场的状况进行反周期的调节。如果不进行汇率、利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也就没办法深入地推进国际化;如果人民币不能在资本项目下可兑换,人民币发出去了就收不回来,货币发出去收不回来那才是真正的危险,会成为别国打击中国货币的工具,这就像股票抢庄一样,当外来者掌握了足够的筹码,是可以抢庄或对原来庄家进行打击的。所以,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是必须的,是人民币国际化必然要走的一步。


三、大国战略需要一个开放的金融投资市场和一个国际化的人民币。


当前中国的大国战略是“一带一路”战略。“一带一路”战略要干嘛?首先就是在相关国家之间进行互联互通。互联互通需要投资,需要基础建设。此时,如果人民币是一个国际化的货币,被投资国认可人民币,我们即可直接拿人民币进行投资,可以想象利益多大。这些投资要购买各种设备、物资,中国企业投资显然更多地会购买中国自己的产品,这对中国的出口和进口刺激有多大可想而知。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又将带来巨大的贸易流和资金流,这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的动力可想而知。如果没有一个国际化的货币,我们得用美元投资,这不但会有大量资源被别人拿走,实际上规模也受到了他国的限制。所以,为了自己的现实利益,也必须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就得加速利率、汇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


四、当前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在加速重组,是中国金融和投资市场开放的最佳时机。


做企业的都知道,市场群雄逐鹿时是最容易抢占市场的,一旦相关市场的格局已稳定的情况下,若非具有特殊竞争力,基本无可能撼动原来的市场格局,自己的产品基本不可能挤进去。哪怕有特殊竞争力,鉴于原来的领导者已经建立起来了市场优势地位,后来者很难实现突破。所以,要想打破原来的格局,必须先搅乱市场,借市场混沌以速度和产品取胜。


货币是特殊商品,在世界范围内受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方面的综合国力限制,作为后来者,如果不选好时机盲目出击,将会很容易被领导者阻击,很难占据大的市场份额。上个世纪末期,日元的国际化先被美国阻击,接着新诞生的欧元同样被美国阻击。欧元靠成员国众多、经济体量巨大才获得了一个还算不错的份额,日本搞了几十年日元占有市场的份额如今被刚搞了几年的中国超过,原因是国力不够加时机不好被美国强力阻击。


现如今,世界正处于政治、经济秩序大重组的时候,美国在全球范围内不光是政治统治力快速下降,经济影响力也已经大幅下降,如今又恰遇全球性的经济危机,这正是人民币进行国际化,中国进行金融、投资开放的最佳时机。这种时候,鉴于世界范围内各方利益因素错综复杂,美国很难形成统一的西方资本合力攻击中国。而且,此时发动金融攻击中国,在国家战略层面风险也太大。所以,此时是最佳时机,时不我待,机不再来,在金融领域“开疆拓土”,制定以我为主规则的时代来了,我们决不能错过。


是否会爆发金融货币战不取决于中国,但胜负关乎国家命运,取决于中国自身的能力建设


那么,是不是会爆发针对中国的货币战呢?


对此,占豪认为,现阶段其实已经在进行着金融货币方面的博弈,只是没有上升到直接金融攻击的货币战层面。央行行长最近在人民日报发文第一次公开提“金融攻击”说明,金融攻击是现实存在的,当前虽未上升到国家层面,但不得不防。在实际操作层面上,前些时间的股灾就涉及到外资恶意做空中国股市,还涉及到内外势力的勾结,这都表明我们务必提高风险意识,务必在制度上建立防火墙,扎好篱笆。


然而,是否爆发金融货币战实际上并不取决于中国,中国不靠货币战来发展,恰恰是要靠汇率稳定来寻求更稳定的合作。所以,未来是否爆发金融货币战完全不取决于中国,而取决于传统的资本强国。对一国来说,一旦爆发国家层面的金融货币战,成败关乎国家命运,所以的确是国之大事不可不察。


那么,一旦爆发金融货币战,中国胜负几何呢?在占豪看来,这取决于中国自身的能力建设。在这方面,我国已做了大量工作,虽仍有瑕疵和存在一定的纰漏,但总体上是较为安全的。而且,我们的开放也是渐进和适度的,此时境外资本要发起对中国的攻击,不但需要调动非常巨大的资源,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已经有了反击的能力。我们现阶段不但有了较强的市场手段,也有应对的法律手段,真不行到最后还可以用军事手段。说白了,中国现在有与任何国家在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摊牌的能力和实力,这是最硬的底气。但是,在此基础上,我们在技术层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特别是在制度和用人方面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中国在制度上建设得好,篱笆扎得好,防卫能力强,对手就无空子可钻,也就不敢轻易发动攻击,这也是我们现在务必做好这一点的原因。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现阶段,考虑到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和大国战略,我国金融货币投资市场到了必须开放的阶段。不开放,死路一条;开放,存在风险,但机会也大;后者无疑是唯一的正确选择。现阶段,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处于高速重组之中,这是中国金融投资市场开放的战略机遇期,当前进行改革开放是恰逢其时。


白酒和医药跌惨了!

周三和周四的时候,很多朋友想让我说说对后市的看法,我都回答说不要急,等周五的行情走完,会看得清楚很多。为什么我这样说,原因在于:周一周二是情绪崩溃性行情,周三周四是救市干扰性行情,走得都不够自然和纯粹,拿来分析后市,可能会不准。所以,需要看看周五,在正常情况下资金抛弃什么、选择什么。周五,资金在指数风格上抛弃了大指数,选择了小指数;在行业风格上抛弃了白酒和医药,选择了新能源和半导体。我认为,这种选择,具有短中期的预兆意义。也就是说,8月行情,有可能延续分化,主要关注小指数、关注新科技。我们自己的话,继续持有中证500和科创50ETF。1.关于指数。大指数的问题,是上证50指数率先进入技术性熊市,然后带崩沪深300指数。明天开盘,沪深300指数的20日均线也将下叉年线,形成“死叉”,同样进入技术性熊市。今年前7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7.68%,中证500指数上涨6.29%,拉开了14%左右的差距。这个分化风格,三四季度还可能延续。从趋势交易的角度,沪深300指数短中期可以回避,但长期来看……

“新牛市”三大法宝:深度价值、风格轮动与适度抱团

行情到了七月份,风格终于极致到开始演绎“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状态,去年被抛弃的“金融三傻”队伍又陆续加入了各种“消费茅”。对这种极端的风格,很多基金经理一边转发各种嘲讽段子,一边身体却很诚实,疯狂卖出底部的消费股,追高高在上的新能源。到底是价值投资错了,还是坚守价值投资的人错了?我在上一篇《牛市已经两年半,A股也能涨十年吗?》中提出机构资金在新牛市的三大策略:深度价值、行业轮动和适度抱团。大部分时候,“深度价值”和“行业轮动”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核心策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一旦市场进入“抱团行情”,这两种投资风格就不可避免地开始“短兵相接”了。而此时,刚好是我们理解“深度价值”和“行业轮动”这两种核心策略的最佳时间。“深度价值”的“深”在哪儿?……

0802周一操作策略:我并不认为这个地方V型反转的概率很大!

在大上个周五我判断差不多两周左右的下跌,在上周过去了之后,目前依旧维持这个观点,我并不认为这个地方V型反转的概率很大,而且我们假设是V型反转,于交易的帮助是不大的,因为没有好的办法应对于这种走势,这里面有一个很深层次的逻辑问题,我试着说一下,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很多人对结构的理解还是太简单了,结构背后很深邃的哲学思想。事物会经历新生、鼎盛、衰退,然后进入到另一个反向运行周期的新生、鼎盛、衰退。这里包含了两大哲学思想,平衡与循环。日出是新生,日中是鼎盛,日落是衰退;然后进入反向运行周期,初夜是新生、深夜是鼎盛、黎明是衰退。结构其实就是为了捕捉从鼎盛到衰退的,最简单的就是速度,也是最实用的。行情速度特别快的时候,就是某个周期处于鼎盛时期,所以上周的大跌,我判断也是某个周期处于鼎盛时期,这个下跌会有一定的惯性,所以大概率会有后续。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进行速度的对比,如果后续继续很快速的下跌,则继续判定鼎盛,周期级别会更大。如果后续虽然下跌但速度没有那么快了,则判定衰退,即将转为上升周期。这个思想是……

股市操盘丨这个周末信息量大,一重磅会议涉及多项核心问题,如何影响股市?

每年7月末,中央都会举行一次政治局会议,研究上半年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同时传递重要政策信号,30日举行的这次重要会议,强调下半年经济着重扩大内需稳中求进,当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要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做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要从四个方面着手,挖掘国内市场潜力,包括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加快贯通县乡村电子商务体系和快递物流配送体系,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引导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资。“要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这句话含义丰富,或向市场传递重要信号,新一轮货币逆周期将到来,因而市场不悲观;对于近期收紧互联网企业和教育机构监管引发的股市震荡,会议并未直接回应,但强调“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坚持高水平开放”,间接回应投资者对中国金融市场与外界脱钩的担忧。上周市场风云突变,大盘出现连续重跌,不仅跌破3500,甚至跌破年线和3400,还瞬间击穿今年3月的低点3328,一口气打到3312才快速回升,改变了原先的震荡格局,两根放量长阴跌破之前的上升通道,虽然反弹了一百多点,但还在通道和年线之下,技术形态破位后需要重新修复,而震荡筑底就是修复的过程,一般直接V上去的概率较小,那么反弹后……

股市操盘丨下周再回落或走出第二只“脚”,在这里可能出现一个技术买点!

本周是7月的收官周,但却走出惊心动魄的一幕,在上周末重要事件的影响下,市场风云突变,大盘出现连续重跌,不仅跌破3500,甚至跌破年线和3400,还瞬间击穿今年3月的低点3328,一口气打到3312才快速回升,这两天反弹了一百多点,上周末我们认为本周会再次向下扳返,下跌的方向看对,但跌幅之大还是超出我们的预期,上周末的重磅事件还是显出它的威力,中国股市政策市的属性往往会超技术面的范畴,但政策市的本质又决定了A股最终一定会回到管理层管控的区间内,这也是我们在周二、周三连续大跌后呼吁投资者要坚信管理层不会坐视不管,更不会让市场连续大跌的原因,结果我们的判断正确,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看到。但是毕竟大跌还是发生了,在7月的最后一周,市场改变了原先的震荡格局,两根放量长阴跌破了之前的上升通道,虽然反弹了一百多点,但还在通道和年线之下,技术形态破位后需要重新修复,而震荡筑底就是修复的过程,一般直接V上去的概率较小,那么反弹后再次回落就会出现一个技术性的底部结构,下周上证有可能出现60分钟周期的背离,创业板和深成指可能出现60-90分钟的背离,60分钟以上周期属于较大级别的背离,更利于确认市场这波下跌的底部形态,因而下周是……